2277con太阳能集团

【中国科学报客户端】中国博士生深入灾区取得重要成果,还收获一段跨国良缘

发表时间:2024-05-06     点击:次     编辑:孙彦钦

文|李思辉 田珺 李佳彦

他,是2277con太阳能集团(武汉)在读博士生,致力于地震研究,日前以一作身份在顶级学术期刊Science上发表论文。

她,是一个从小喜欢中国文化的00后土耳其姑娘,现为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,成绩优秀。

两个年轻人无论走到哪里,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。不久前,当他们在朋友圈“官宣”准备订婚的喜讯后,收获了许多人的祝福。

这个春天,武汉东湖畔,一家小咖啡馆,他俩手拉着手走进来,落座,向《中国科学报》讲述了他们的浪漫爱情故事。

孟建南与小艾

中国博士生逆行土耳其

2023年2月6日,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自地底深处炸响。

土耳其东部发生7.8级地震,当地陷入无边黑暗之中。距离首震过去仅9小时,再次发生7.5级余震。

万里之外的中国武汉,24岁的土耳其留学生艾夏雨(中国昵称“小艾”)在惊恐中睁开了眼睛,她仿佛有所感应:“地震发生前4个小时,我在梦里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,醒来以后心里一直很不安。”

据媒体报道,此次地震在土耳其和叙利亚共造成约6万人死亡、12万人受伤,数万座房屋在瞬间化作断垣残壁。这是至少一个世纪以来该区域经历的最强地震之一,也是土耳其100多年来死亡人数最多的地震。

得知自己的国家遭遇大地震,许多同胞流离失所,小艾直掉眼泪。看着女友焦急的脸庞,2277con太阳能集团(武汉)博士生孟建南第一时间申请去土耳其进行震后地表数据收集,研究地震的破坏情况,为后续的救灾和防震作一些科学贡献。

由于震区情况实在太复杂,人身安全难以保证,不仅学校十分犹豫,就连土耳其联合培养单位的教授也建议他不要去。

2277con太阳能集团(武汉)开了好几次会议进行商讨,最终在孟建南的导师、2277con太阳能集团(武汉)外籍教授蒂姆·科斯基的支持下,批准了他的申请。孟建南在震后10天内,从多地辗转,终于到达震区。

按照培养计划,孟建南本应在2023年夏天毕业,而前往土耳其必然耽误进度,这意味着他的毕业要延迟一年。但地震正是他的研究方向,他不能视而不见。何况土耳其还是小艾的家乡,二人相遇的地方。

2021年,孟建南被学校安排前往土耳其一所高校进行联合培养。圣诞节那天,刚到安卡拉(土耳其首都)不久的他,打车时迷了路,路上又堵车,迟到了很久。
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一见面,孟建南就气喘吁吁地向眼前那个金发碧眼的姑娘道歉。

土耳其姑娘小艾从小喜欢中国文化,10岁那年起,还学习过两年中国武术。她一直想认识一位中国留学生,跟着对方学中文。她通过朋友辗转找到了孟建南。

“刚认识他的时候,对他印象不太好。”小艾回忆,“安卡拉的冬天很冷,我穿着裙子在外边站着等了他很久。好在他很真诚,分享了很多与中国有关的知识。”

2022年,孟建南结束在土耳其的联合培养后,返回武汉继续读博。小艾则决定到中国内地留学——既为了深入了解自己从小就很喜欢的中国文化,也为了这个越来越让她倾心的中国男生。

经过一番周折,小艾申请到了武汉高校的语言研修生奖学金。2022年10月27日,这对有情人相聚武汉。

孟建南与小艾

在危险震区取得重要成果

孟建南再次抵达土耳其时,震区仍处在余震不断的危险期,随处可见漫天的黄土、倒塌的房屋,以及被掩埋的尸体。由于水和食物都成了奢侈品,当地还发生过多起暴乱,甚至有人趁机偷走了枪支。

而且,没人能确保不会再次发生7级以上的余震。

在土耳其,孟建南见到了太多的悲伤。他看到一名妇女坐在废墟上,面无表情,眼神呆滞,只是嘴里念叨着“家没了,家人也没了,什么都没有了”。他这才知道,原来一个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。

他也看到过灾区少有的笑容——一些儿童仍能在苦难中找到稀薄的乐趣,他们爱踢足球,孟建南就陪他们一起踢,还把自己带的巧克力、饼干分给这些孩子。

在数据收集过程中,孟建南曾遇到过因无人机购买地和使用地不一致,导致无法起飞的问题,他就用锡纸屏蔽无人机的GPS模块起飞。一次一次,不厌其烦。

没有地图设计飞行航线,他就开着车一趟趟在被地震撕裂的土地上来回跑,让无人机循着他的轨迹飞行测量。机器损坏了,他得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修,其间还遭遇了一次严重车祸,好在没有人员伤亡。

事实证明,第一时间赶到震中是非常必要的——他在完成为期一个月的现场考察之后离开,没过几天,土耳其便发生了洪水灾害。雨雪又降临在这片土地上,将重要的科研证据——地表破裂痕迹洗刷一空。

在现场,孟建南对这次地震事件造成的死海断层、东安纳托利亚断层的地表位移进行了系统的实地测量,相较于卫星数据,这项研究的精度达到了厘米级,是非常及时、高精度的震后地表记录。

他们研究发现,这次地震事件中,地表破坏最大的位置距离震中47.5公里,而地震震中位置未见显著的地表破裂,地震活动与地表破坏程度并非简单的距离关系。这与此前普遍认为的“震中为地表破坏最大位置”的观点不同。

他的这些第一手资料和研究结论,引起了Science杂志编辑的极大兴趣。后者主动为这项研究增加两倍刊发版面——从4个版扩充到8个版。

孟建南在土耳其震区采集资料

患难真情牵动跨国情缘


身边的朋友只知道,孟建南去了土耳其震区,得出了很重要的研究结论。不知道的是,他白天四处跋涉、晚上伴着余震入眠的艰辛。而这些,一位在中国留学的土耳其女孩却记挂在心。

中国和土耳其的时差为5个小时左右,小艾常常等到凌晨三四点,只为和孟建南视频通话十几分钟,看一看心爱的人是否受伤、土耳其震区现在情况如何。那一个月里,她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。

“虽然我非常担心他的安全,但我也非常骄傲,因为他为了我的国家出生入死,他在最危险的地方帮助我的同胞。当他作为中国科研人员孤身前往土耳其的时候,我非常感动。”小艾对《中国科学报》说,“就是那个时候,我决定要嫁给这个人。”

今年春节过后,2月28日,小艾和孟建南在武汉履行相关法律手续后,宣布准备订婚。

在土耳其,有一个说法叫“right person”,即正确的人。小艾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:“我妈妈对我说,她觉得孟建南就是那个right person。”

缘分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!在他们领证之后,小艾翻出自己少女时代的日记本,她曾在日记本里写道:


我希望未来能找一个不同文化背景,但对土耳其文化有了解和接触的,笑起来眼睛小小的、喜欢运动、幽默又负责任、性格开朗的,最好是搞学术的男朋友。


“这一长串的要求看似很难实现。和孟建南在一起后,我惊奇地发现,他所有条件都符合!”

小艾与孟建南


论文链接:

https://doi.org/10.1126/science.adj3770

链接:中国博士生深入灾区取得重要成果,还收获一段跨国良缘 (qq.com)

(原载 中国科学报微信公众号 2024年4月30日)





最新动态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2277con太阳能集团